三次元加班狗一只,杂食,爬墙小能手,不擅长撕逼只擅长睡觉,不站队不混圈,经鉴定反射弧可以绕地球八圈,佛系画渣

【百颗叶王糖/Day30 星平糖】


叶:真怀疑你打算用什么时间来养它

王:把它当成你,不用养自己能活

叶:这样……不太好吧

王:挺好的


说归这么说,但王队还是把喵儿照顾地妥妥贴贴的,第二次见的时候已经胖得叶修都快认不出来了

 

暑假算是真的到了

不会水的王队

睡不醒的叶队

不约而同的被自己队友们给坑去了海边

碰巧还打了个照面

叶:哟…游泳圈不错,蛮别致的,适合你

王:嗯……你的西瓜看起来也还行


叶os:也就老魏想得出来,给我旅行箱里塞个西瓜

王os:就不该让女队员帮买游泳圈!返程车还要6个小时候才开……哎

 

【2019王杰希生贺叶王小彩蛋】

魔术师

生日快乐

 

我喜欢你追逐星光的样子

如风般自由

 

#更衣室#


每当比赛结束


身体里每一条紧绷着的神经


都仿佛在高声呐喊着什么


那个声音穿过所有震耳欲聋的欢呼


响彻心海的每一个角落


立刻……


……马上


就是现在


我想要你


从洪荒之始直至世界末日


只有你

 

《撸猫之手不在猫》

王:……你不是说想来撸猫吗,猫在那边!

叶:哦,你听过醉翁之意不在酒这句话吗?

王:??你什么意思

叶:别急,很快你就知道了

 

想练习一下喵的姿态,拿我家昭昭做模特,结果被挠了,忒不给面子……哼

 

 

打完稿截了个图

忽然断电……文件损坏了

伤心过度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画一次……

存个渣截图


 

既然你没喊停

那我就继续了

 

写在前面:叶王CP,师生恋,OOC,非原著向




年仅30岁却对教学很有一套的叶修老师,连续三年被评为A市的优秀教师,在即将被推荐为全国优秀教师的时候,被教育局局长的儿子孙翔给挤掉了名额,局长为了堵住悠悠众口,还给市里的名校施压,不准录用叶修为正式教师,最多只能做个助教。


叶修很快明白了这一系列事情的深意,默默收拾行囊离开熟悉城市,不动声色的 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。谁都不知道他最后去了哪里,直到五年后,一座名不见经传的边陲海滨小镇,忽然涌现出一批成绩优异学生,叶修这个名字成为了一颗忽然坠入A市教育界的石子,掀起了一阵更比一阵强的波澜,再一年后,小镇出了三个高考状元,成绩碾压了A市最有名的重点学校,让叶修这个名字彻底成为了传奇。


在采访时候,叶修对记者说了一段耐人寻味的话,他说所有三个高考状元里,有两个可以勉强算有他一些功劳,但成绩最好的王杰希,那是靠他自己本事。


“他原本就是个天才,是我捡了个宝贝。”叶修说着,眼角眉梢都有掩盖不了的笑意。



叶修刚到小镇那一天,路过海边,他便索性赤脚坐在码头上,对着眼前一望无垠的大海发呆。直到鼻腔里都是海的腥味,嘴里也是咸咸的,肚子传来一阵阵不和谐的鸣叫,才让他收回心神。


想到了未来,叶修忍不住苦笑,正准备离去,转头就看到一个褐色头发的孩子,穿着干净的校服,配着一张干净的小脸,也正盯着他看,叶修不知道那孩子究竟在自己身边站了多久,也不想去知道,两人的第一次见面,没有谁先开口,只有海风打着转儿,在他们的耳边细细萦绕,吹乱了彼此发丝。


男孩一言不发的离开,叶修也没心情去搭讪。两周后,叶修在接管了小镇某学校的代理班主任后,第一次班会上又一次见到了那个干净而冷漠的男孩子,他叫王杰希,是班长,也是那所学校里唯一的尖子生。


叶修至今还记得王杰希对他说第一句话,他说:“叶老师,这所学校禁烟,那天在海边我数了一下,你两个小时里一共抽了七根,今后你可能要克制一点。”



一转眼就六年了,叶修看着枕边刚考上大学的20岁少年,褐色发丝恣意散乱在白色枕头上,额上的汗水打湿了刘海,均匀修长的四肢纤细洁白,朦胧月光下起伏着的胸口上细细密密的散布着微红的吻痕,叶修呼吸一窒,起身拉好被子帮他掖好被角,转身轻手轻脚的带上房门,门里只留少年均匀呼吸。


叶修在阳台点燃一根烟,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,王杰希是个留守儿童,学校有安排老师照顾留守儿童的传统,叶修理所当然“领”了王杰西回家养着,王杰希越长越大,功课家务从来没有需要叶修操心的地方,一切似乎都打理得井井有条,只是没想到当年的小屁孩一语成谶,叶修的生活果然越来越需要“克制”。


叶修第三次从忍不住拥抱着王杰希的梦中醒来时,就已经看清楚了自己心中逃不开的妄念,他没法再说服自己只是胡思乱想,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“那还是个孩子”。所以叶修搬离了教职工宿舍,在海边单独租了房子,王杰希一言不发,默默的帮着搬家,叶修表面上虽然笑嘻嘻的,心里不免有点泛酸,养了这么久的孩子,自己搬出去了一句话也没挽留,也是够冷漠的。


两个月以后的段考,王杰希考了全班倒数第七,叶修一口气跑回到了教职工宿舍,上气不接下气的看着王杰希,王杰希却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,洗衣扫地,切菜做饭,听着菜板上有规律 切菜声,叶老师几度三番欲言又止,斟酌词句后磕磕巴巴兜兜转转的才问到了王杰希成绩的事情,王杰希把鸡蛋敲进快煮好面汤里,头也没抬的回了一句“没什么,青春期到了,我试试叛逆的是什么感觉。”


那一夜叶修夹面的手有点抖,第二天叶修就搬回了教职工宿舍,仓促得只来得及带回个枕头,那学期期考,王杰希又回到了全校第一的成绩,校长激动的握着叶修的手,眼眶都有些泛红,叶修心中苦涩,那孩子自己是真的一点都没辅导过,可说出来谁信呢?罢了罢了……



王杰希参加高考,一点意外都没有的考上了名牌,叶修在帮他填自愿时候填了北京,王杰希为此整一个暑假没和他说话。叶修很苦恼,青春期的孩子心思真难捉摸。


有记者从A市来采访王杰希,王杰希对答流利,一直夸是叶老师指导有方,叶修脸红心虚的应对着四面八方投来的崇敬的目光。


王杰希20周岁生日,带了一瓶红酒来看36岁的叶老师,两人对饮了一杯,叶修壮就酒胆趁推杯换盏之际握了握王杰希的手,和小时候不同,变得骨节分明了许多,叶修慵懒的眼角偷偷看着王杰希,发现王杰希也在看着他,目光却坦率多了,率真得让叶修的小心肝扑腾乱跳有些混乱,刚想转身借口离去,就被王杰希一把拉过,一扯一带,没直起的脚重心不稳跌坐地上,却没料到刹那间迎来两唇相接,少年的吻带着红酒气息,稚嫩而青涩,只是轻轻的贴着他的唇,似有絮语想要倾诉,但又没有没有声响,轻柔的带着微微颤抖,撩拨着叶修心底的那根底线,那根线绷紧了好几年,叶修以为要一直绷到满头华发渐渐放下,却不知道是在今天,因为一个稚嫩吻,断的那么干脆。叶修反客为主,双手紧紧扣住少年的手腕,把少年压在身下,吻像雨点一样落在他的脸上,眉睫上,锁骨上,瞬间吞没了少年仅有理智,洁白的衬衫是叶修给他买来拍证件照 ,现在已经因为两人的摩擦而有了皱痕,叶修的手指从少年 锁骨滑向小腹,在触摸到王杰希 皮带扣时猛的停住,空气忽然静止,安静的只有时针滴答的声音。


叶修撑起身体,微凉的气息一下子闯入两人胸膛的缝隙,叶修看着王杰希被吻得有些红肿嘴唇,使劲甩了一下头,却被王杰希一把捧住了脸,王杰希的目光,干净像他们每日都能看见的大海,似有魔力一般使人镇定和安宁,王杰希一字一句 说“叶修,看清楚,我成年了。”


叶修有点后悔,但是压抑了多年情感望忽然决堤,汹涌澎湃的欲念犹如万马奔腾瞬间就淹没了他所有理智,他亲吻王杰希眼角泪花,极致的欢愉冲昏了头脑,叶修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人生此刻是圆满,他拥有他,如此幸运。


叶修猛吸一口烟,听着远处潮汐声时远时近,满天星辉闪耀,他心中热烈渐渐归于宁静,还有两周,王杰希就要去北京了,他也许就和上次故意考砸一样只是想寻个刺激,他游刃有余,可自己却着了魔,入了套,成年人的龌龊欲念暴露无遗,想来明日起王杰希看着自己,应该是像看一个猥琐的大叔一样面目可憎。


叶修手一抖,烟头飘下阳台,心底一片冰凉,房间里王杰希呼吸均匀沉沉睡去,阳台上叶修蹲在墙角边悔恨交加唉声叹气。


第二天,叶修上课迟到了,王杰留了纸条希提前去学校办入学,叶修握着纸条,重重的叹息,纸条握在手里,揉皱了又铺平,又揉了再铺平,最后把那张纸条仔细折好塞在钱包夹里。


王杰希离开了小镇,叶修第一次觉得这个镇子憋屈和无聊,他站在码头边,面朝大海,心里却没法春暖花开,王杰希去北京两个月,电话短信什么的什么都没有一条,只有在到北京的那一天发了一句“抵校,一切安好,勿念。”他说勿念,却不知他早已相思成灾。当初干嘛帮他填个北京的志愿,天远地远 ,想见一面都不容易。


日盼月盼的盼来寒假,以为王杰希会回来,却只等到他一条短信“假期打工,不回去了,安好勿念。”叶修冷着脸看着那条短信,锁了屏,又点亮,盯了一会儿又锁了,最后冷笑了一下,解锁手机屏,拨通 校长的电话。


王杰希望着天上忽然飘落的小雪,哈了一口气,短信发去了一周了,没有收到叶修的回信,那个人一直是这样,王杰希不发消息,他就不会主动发消息,每一次,都是王杰希挑衅,他沉着应对,王杰希忽然有点厌烦,厌烦这种好似成人年陪孩子扮家家一样 关系,在乎着却又感觉他好像没有那么在乎,自己就是被他握在手里的风筝,可远可近,若即若离。



王杰希推着单车走在北京的街道上,入夜又下了雪,街上行人越来越少,临近校区宿舍的时候,他忽然被暗处伸出的一只手一拉一拖进了条小道,忽然失去支撑单车砸向地面,发出砰的一声,却掩盖不了那人胸口铿锵有力的心跳声,叶修抱着王杰希,小半年不见,当年的孩子比自己长得都高了,本来想把王杰希揉进自己胸口,却是变成叶修把脸埋在王杰希胸膛,王杰希一脸 错愕,叶修抬头看他,发现干净的眼睛里混入了自己身影掺杂了慌乱,叶修读不懂这孩子的心,索性豁出老脸,右手在王杰希后脑重重一压,一个深深 吻毫无防备的袭向王杰希,不同于第一次的生涩,学习能力极强的王杰希这次回应了叶修吻,两人舌尖痴缠唇齿相接,呼吸融化飘过脸颊的细雪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才喘息着分开,王杰希的眼里多了一层雾气,叶修的脸红到了耳根,两人一时无话,后又异口同声的说:“我想你”


两人一愣,叶修抢先开口道“所以我来了!”,刹那间王杰希的眼睛中似星云汇聚,万千星光凝结成一个人的样子,从来都只有他,唯有他,似最初遗落 流星,直坠眼底凝结成不可被磨灭的痕迹,王杰希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温暖如春的笑意,他说:“我等你很久了。”

 飘着小雪的北京街头,十指相扣的两人,摩挲着鼻尖,多年来未曾诉说的情话在两人舍不得分开唇瓣间温柔溢出,每一个字都似有魔法,包裹和滋润着两颗心。


“我们……现在去哪儿”


“回家”


“……家有点远”


“有你在的地方,就是我家”


“……我宿舍除我以外还有5个人”


“那去我住的旅馆……吧”


“好”


“你可以拒绝的”


“走吧”


“嗯……好,走吧”




<END>

 

—叶老师,可以给我讲这本书当睡前故事吗



—杰希小朋友…咱们能换本薄一些的故事书吗?

—可我就喜欢这本


—…………好好好,就讲这本